对冲基金趁美股反弹削减持仓 “防患未然”成交

作者:mzlta.com    发布时间:2019-02-21 17:40    浏览::

本报记者陈植上海报道

只管美国两党达成协定防止政府再度关门令隔夜道琼斯指数大涨1.5%,但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张刚(化名)坦言“这不足以让本人感到高兴”。

“事实上,1月美股反弹7%创下1987年以来同期最佳涨幅期间,咱们岂但不加仓追涨美股,反而逢高削减了逾30%美股持仓,将资金转向现金、美国国债与新兴市场高信誉评级产品。”他告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究其起因,他们内部认为1月以来美股大反弹实在在演出“最后的猖狂”——尽管美联储转向鸽派加息与中美贸易摩擦缓解令风险偏好回升,吸引资金重回美国科技股怀抱,但在未几的未来,美国欧洲英国经济增长乏力、全球贸易摩擦不断定性、英国脱欧一波三折、特朗普减税政策对经济拉动效应递减等因素,会让美股再度回到下跌轨迹。

他坦言,这两天他所在的对冲基金交易员正在探讨是否择机逢高沽空美股,原因是这轮美股反弹幅度仿佛与未来美国经济衰退几率增添构成“背离”,令沽空美股正变成胜算最高的套利交易之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持相似观点与交易策略的对冲基金不在少数。

美银美林最新考察显示,认为尺度普尔500指数将在2931点见顶的投资者比例,从去年9月的11%跳升至本月的34%。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对现金的配置比例到达44%,创下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高值。与此对应的是,他们对美国股市的配置比重降至9个月来最低。

“事实上,针对未来美国经济负增长尽早做好布局,才是当前对冲基金制订交易策略的主旋律。”张刚直言。

防患未然才是主旋律

在张刚看来,不仅是他所在的对冲基金对此次美股反弹“冷眼傍观”,不少大型对冲基金都趁着美股反弹机会静静削减美股头寸。究其原因,他们都预期美国经济将在未来一两年呈现负增长。

曾正确猜测次贷危机的对冲基金大佬KyleBass近日接收媒体采访时明白表现,跟着财政刺激效应逐步衰减,美国经济很可能将在2020年中期陷入平和型衰退,令今年美股可能持续下挫。

在寰球最大的公募基金Vanguard首席投资官GregDavis看来,美国居高不下的政府债权与再翻新高的家庭债务,将成为制约美国经济增长的一大危险,加之商业摩擦带来的经济负面冲击,即使2019年美国经济不大会陷入消退,但明年这个多少率将变成50%,由此带来的成果,是将来十年美股回报较五年前预期减少37.5%(从8%降至5%)。

“事实上,近日美国政府公布的政府债务与家庭债务数据,让对冲基金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心进一步升温。”张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周一美国政府债务首次冲破22万亿美元大关,象征着政府借债融资需要对私家部门投融资的“挤出效应”进一步加大,导致美国经济负增长几率上升。而美国度庭债务创下历史新高,较2008年金融危机暴发时代的峰值高出7%,则预示着美国家庭消费才能透支幅度骤增,令未来美国以花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前景堪忧。

在张刚看来,这也是他们决议趁着1月以来美股反弹机遇削减逾30%美股持仓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更主要的是,阅历了去年美股回吐全年涨幅与对冲基金全行业亏损6.8%,目前整个对冲基金投资委员会对美股高稳定性与潜在风险变得极其敏感——在美股反弹幅度超过经济基础面与企业业绩增速,有可能引发新一轮激烈波动的情形下,他们情愿抉择获利离场。

近日他留神到,不少激进的对冲基金开启了沽空美股模式,甚至部门对冲基金持有的美股空头头寸靠近基金条款划定的上限。

这在局部机构的调研数据里得到酣畅淋漓的展示。

摩根大通重要经纪部分编制的客户数据显示,2月初,对冲基金将美股持仓调低至从前12个月以来新低值同时,以多空比权衡的净持仓也濒临去年1月以来的最低程度。

高盛最新调研数据则明确显示,1月份其客户在美股的卖空与买入的比率为5:1,市场看空情感显明。

谁在推高美股?

尽管没有“掺跟”美股反弹,但张刚颇感好奇的是,毕竟是哪些资金入场引发1月以来美股大反弹。“华尔街对此七嘴八舌,有机构感到一些大型机构借着美联储转向鸽派加息之机抄底拉高美股(尤其是科技股),以减轻去年12月美股大跌所带来的净值下滑压力,也有机构认为是海外资金(尤其是日本套利交易资金)在抄底美股套利,引发了美股这轮反弹。”张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流露。

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懂得到,不少对冲基金认为最大的幕后推手,其实是事件驱动交易策略资金,而他们也是这波美股反弹的大赢家。

彭博对冲基金数据库的初步数据显示,受1月美股反弹影响,当月对冲基金总体回报率为2.9%,创下去年7月以来的首次单月正回报。其中,事件驱动策略与股票对冲策略当月回报率分辨为5.4%与4.4%,领跑全部对冲基金交易策略。

张刚以为,事件驱动策略加仓美股反弹取得高回报,并不令市场觉得意外。由于这类交易策略资金更偏向追涨存在资产重组、资本运作、事迹高增加的科技股或热点概念股,而1月以来美股反弹令美国科技股股价较大幅度回升,让他们总算扬眉吐气一回。

一位美国是件驱动型对冲基金经理对此直言,过去一个月他并没有加仓美股,反而也在美股反弹期间逢高减仓了约20%美股头寸。原因是尽管不少美股颁布的去年四季度业绩增速超过市场预期,但这种业绩高增长正随着宏观经济衰退几率回升变得不可连续。

在他看来,目前全球股市反弹的内在驱动因素截然不同——新兴市场股市反弹,得益于资金实切实在的流入与金融机构对其经济增长远景的看好;而美股的这轮反弹,更像是资本逢高离场的“杰作”。(编纂:包芳鸣)